新闻中心

主办单位
1463635557245022.png1.png

支持机构
2.jpg瑞林.png

赞助商

合作媒体
1.jpg2.jpg1.jpg3.jpg4.jpg5.jpg6.jpg7.jpg8.jpg9.jpg10.jpg11-1httpwww.tkgc.net.jpg11-2.jpg13.jpg14.jpg6da9ad92-c613-47a1-93a0-20e2d27b1ff2.jpgQQ图片20160624113706.png18-httpwww.worldmr.net.jpg19-httpwww.24k99.com.jpg20-httpwww.mininghr.com.jpgf6214efc-15c9-4950-83bf-d6fa4851c6c2.jpg

行业新闻行业新闻您的位置:新闻中心 >

疫情下中国海外矿业投资有何风险?应对建议都在这!


在国际社会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高度关注下,近期全球范围内多个国家地区针对可能存在的传播风险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入境管制和隔离措施,对我国外贸投资、人员往来产生直接影响。在我国矿业公司高度国际化,海外权益矿山遍布全球的大背景下,特制作本期专报,以评估疫情对我国境外矿业投资的影响。

本篇分为四个部分,首先对我国海外矿业投资现状进行了简单梳理。其次,简要解析了疫情下海外矿业投资活动中的重点风险,并针对疫情对海外矿业投资活动影响进行具体分析。最后,结合疫情影响对我国海外矿业投资提出建议。

一、中国海外矿业投资现状

我国采矿行业对外投资额处于较低水平,但项目质量明显提升。2003-2013年,我国采矿业投资额总体处于波动上升,由2003年的14亿左右增加至2013年最高值248亿美金,2014年以来,采矿业并购投资额大幅减少后,2016和2017年有所增加,2018年预计投资额99.9亿美元,低于2017年。尽管2015年以来,投资总额低于前几年,但中国五矿、紫金矿业、洛阳钼业等企业获得了一系列优质项目。

image.png

我国矿业海外投资的矿种集中程度十分明显。最主要的矿种为铜(75个)、金(72个)、铁矿石(58个)、煤(51个)。这四个矿种所涉及的项目共256个,占海外矿业投资总项目数的近70%。根据公司所占股权计算权益资源储量和权益产量,铜、钴和锂三种矿产的权益产量较为可观。铜矿权益份额主要来自五矿集团控股的秘鲁拉斯邦巴斯项目,以及紫金矿业集团三个正在推进中的世界级铜矿项目,根据紫金发布的三年规划,公司到2022年的矿山铜产量预计将为67-74万吨,有望跻身全球前十。钴矿权益份额主要来自洛阳钼业控股的刚果(金)Tenke铜钴矿,该矿为刚果(金)最大铜钴矿山。锂矿权益份额主要来自天齐锂业占股51%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辉石矿,该矿供应全球60%以上的锂辉石精矿。

image.png

我国矿业海外投资项目已经遍布全球。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统计,截至2019年年初,中国企业在全球参与或运营的矿业项目合计371个,65%以上的项目集中在亚太和非洲地区,其中,亚太地区179个,非洲地区70个。按国家来看,我国矿业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120个)、加拿大(34个)、蒙古国(11个)、赞比亚(15个)、南非(12个)、刚果(金)(12个)、吉尔吉斯斯坦(12个)等国家。这些国家项目数占到我国海外矿业投资项目数的60%以上。

image.png


image.png

与国际矿业大国相比差距较大。中国矿业海外投资的项目数量和在产项目数量都明显少于国际矿业大国。根据标普全球市场情报数据统计,美国海外投资矿山项目数为778个,澳大利亚海外投资矿山项目数为1352个,加拿大海外投资矿山项目数为3364个,都远大于中国海外投资矿山项目数。另外,我国海外投资矿山项目中有近一半(44%,154个)由于各种原因处于暂停等不活跃状态;199个处于活跃状态的矿山项目中,真正进行生产经营的只有55个,其余项目多处于勘探、可行性研究、建筑设计或建设、试生产等阶段。

二、新冠病毒疫情下海外矿业投资活动重点风险解析

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病毒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简称“PHEIC”)后,虽然WHO不建议对中国采取旅游和贸易限制措施,但各国相继为防控疫情出台相关政策。通过汇总分析,管控措施分为两类:一是涉及中国人员的出入境管制措施;二是针对来自中国的货物清关措施。

矿业投资属于高风险、高资金密度、长周期的经营活动,对其产生影响的主要因素有政治、经济、政策、金融、环境保护、劳务、地质资源、技术等。在众多因素中,疫情对海外矿业投资的冲击集中在政策、经济、法律风险三个方面。

(一) 政策风险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海外矿业投资活动的政策风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针对人员的出入境管制措施,即商务谈判人员、项目管理人员或劳务人员受境内隔离或出入境管制影响,延迟或无法抵达项目所在国从事劳务或者经营管理活动;二是针对矿山机械设备或原材料进口的货物贸易控制,包括港口清关管控、检验检疫要求和强制物品征收或除害;三是矿石出运限制,疫情已开始对供应链产生影响,并使托运人寻找前往中国的船只更具挑战性,而有些项目所在国为控制疫情蔓延关闭边境口岸,致使产品无法从项目所在国出运。

(二) 经济风险

矿业是为经济发展提供原料的基础性行业,经济发展的周期性特征决定了对矿产品的需求量和市场价格具有明显的周期性。因此,经济周期的变化对矿业公司的经营业绩会造成较大的波动。矿业投资项目产品价格、投资收益受经济发展周期影响之大,超过其他任何行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短期内,我国经济第一季度面临下行压力。瑞银集团和高盛集团分别下调中国经济第一季度增长预测至3.8%和4%。据2020年WEF《全球风险报告》,短期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来自于经济停滞、投资下降、贸易冲突和债务。由疫情造成的中国经济停滞,全球产业链中与中国相关的上下游均受到影响,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前景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

01、市场波动风险

商品价格波动率明显上升。2019年全年,受贸易摩擦和全球宏观经济影响,基本金属价格呈先抑后扬趋势,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缓和、国内经济数据企稳回暖等影响,第四季度基本金属价格强势反弹。但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基本金属价格恐慌性下跌,部分基本金属价格已下探至成本价格。近日随着疫情控制的平稳和趋势的好转,基本金属的价格区间得以缓慢修复。

矿山企业作为原材料生产企业的价格风险特征是生产成本基本固定,产品的销售价格跟随市场变化,是天然的卖出套期保值企业。由于是长期销售产品,企业的风险敞口需要以对应品种的波动周期来计算,商品价格的频繁剧烈波动,使矿山企业只能频繁利用套期保值等手段规避经营风险。

image.png

02、汇率波动风险

新冠疫情的爆发将从短期和中期两个维度来增大人民币的贬值压力。

短期来看,疫情主要通过如下两个渠道影响人民币汇率:其一,疫情会降低市场主体的风险偏好;其二,中美利差有望收窄。2019年美联储进行了三次降息,未来降息将相对谨慎。而面对疫情的冲击,中国央行已继续采取降准和降息的操作来增大逆周期调控力度。中美利差的收窄,会为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

中期来看,经常账户的变化可能会给人民币带来一定的贬值压力。此次疫情被列为“PHEIC”,这会对我国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2020年出口形势不容乐观。而中美贸易协议的签订要求中国从美国扩大进口,贸易顺差的收窄会降低我国的经常账户顺差,不排除出现经常账户逆差的可能。若出现账户逆差,也会为人民币带来贬值压力。

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情况下,项目的收益、成本、债务偿还能力和汇兑损失等方面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对于收购、并购项目,人民币贬值会造成对外投资企业与项目国对未来汇率预测产生较大分歧,致使双方报价相差过大,最终导致收购失败。

03、融资风险

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引发的经济下行压力传导至银行体系。对银行信贷需求和资产质量等带来负面影响,银行系统面临的不确定性陡增。银行体系的资金压力可能传导至中国企业海外投融资业务,影响海外投资项目的融资空间和融资成本。目前,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密切配合各地政府对抗疫情,集中保障疫情防控重点企业的融资需求。鉴于当前我国银行业缺乏充足的资本来支持大幅信贷扩张,相应针对企业海外融资的资金空间可能受限。在央行释放流动性的背景下,不少国内商业银行通过降低贷款利率、结转债务和免除相应费用等救助困境企业,国内贷款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可能进而将利润压力转移至海外贷款。对此,海外投资企业应做好融资预案和融资风险评估,应用多元化投融资工具,以免资金成本上升和融资链断裂影响企业海外项目进展。

(三)法律风险

本次疫情带来的法律风险,主要包括履约风险和法律法规变动风险。

履约风险。因疫情防控要求延迟开工,可能导致部分境外投资项目建设期逾期、成本增加或收入减少。部分境外工程承包项目业主可能拒绝承包商与中国分包商和供应商签署分包、设备供货合同,并最终有导致我方合同违约甚至有项目终止的风险。

法律法规变动风险。海外投资项目所在国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并且随着疫情在所在国的发展变化,可能会颁布临时性的法律、法令、条例或采取相关的行政措施,尤其是对于本身法律体系不完备的项目所在国,中资企业应警惕疫情导致的法律法规变动风险。

三、新冠病毒疫情对海外矿业投资活动影响

矿产行业特点是全年连续生产,围绕资源地布局,生产区域较为封闭,人员流动性较差,生产原材料库存较为充盈。矿产行业的自身特点决定了对新冠病毒疫情的防控具有天然优势。因此如要评估疫情对海外矿业投资活动影响,还应根据我国矿业海外项目投资方式,项目具体运行阶段,结合项目国应对疫情相关措施综合分析。

(一)对股权投资的影响

01、疫情对交易确定性的影响

在跨境并购交易中,有不少交易是通过竞争性投标或公开招标进行的,在此类交易中,除了价格以外,交易的确定性是卖方筛选合适买方的重要考量之一。根据我国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境外投资企业需要在国内完成一系列备案审批流程。

由于疫情严重影响了工作节奏,不少政府机关花了大量精力放在防控疫情上面,对于审批工作可能会造成一定的迟延,这样会进一步加大卖方对于审批的不确定性的顾虑。如赣锋锂业公司认购阿根廷 Minera Exar 公司的公告中披露的项目风险之一,“本次交易已经获得美洲锂业董事会批准,尚需取得国家相关主管部门核准备案,以及取得该交易协议中规定的其他相关方同意,存在不能获批与不能取得相关同意的风险。”

02、疫情对商务工作人员的影响

由于跨境投资的复杂性,企业通常需要组建一个大型的商务谈判团队,还需要聘请专业的中介机构共同参与项目。受疫情影响,国内很多地方采取了交通管控或隔离措施,这必然会影响人员的到位。此外,疫情也会对项目尽职调查造成影响,尤其对于矿业此类高风险项目,现场尽调显得更为重要。

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已有141个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公民采取了入境管制、暂停签证、检疫隔离等措施。中国买方很难派遣中方人员前往项目当地开展工作。受疫情影响,江西铜业收购第一量子旗下赞比亚铜矿项目延迟。去年九月,第一量子已经就售出赞比亚铜矿Kansanshi和Sentinel的少数股权与江西铜业谈判。近期,公司CEO表示,由于中国疫情的爆发,谈判一度中断,尚未与江西铜业进行任何面对面的沟通。

(二)对绿地投资的影响

绿地投资是我国矿业公司海外主要投资方式之一,随着我国矿业公司跨国指数不断提升,海外雇员数量也不断攀升,疫情对不同运营时期矿业项目将造成不同程度的负面影响。

image.png

受到疫情影响,绿地投资在项目决策阶段也会遇到与股权投资类似问题,下面具体分析矿业项目不同运行阶段受疫情的影响。

01、建设期和技改期

一般海外矿业项目建设后期,进入设备安装等技术要求较高的阶段后,大部分安装工作都需要有一定技术水平的中方人员,某海外大型矿山建设项目设备安装及调试阶段,中方人员占比一度超过50%。技改期项目,中方员工占比同样很高,尤其涉及基础薄弱或者施工难度较大的项目,大部分矿企都选择国内专业的技改队伍。受到出境限制,疫情对处于此建设和技改期的矿业项目影响较大。例如,中金岭南迈蒙铜锌矿技术改造项目。根据中金岭南董事会计划,该项目于2020年末完成改造,但受疫情影响中方技术人员无法到场调试,技术改造被迫延期,预计该项目将延期3个月完成改造。

具体国别方面,刚果(金)、塞尔维亚、几内亚和赞比亚是我国矿业重要的海外投资国,四国均未出现确诊病例,对中方人员入境仅做体温检测并没有其他限制,对于设备运输入境也未作规定,此外,对中资矿山也未因疫情而制定额外的限制政策。因此,此次疫情对四国在建矿产项目负面影响较低。

02、运营期

疫情对运营期项目影响不大,但需注意出运风险。处于运营期的海外矿山在春节期间的生产连续性和节前原料备库大体保证生产的平稳运行。除信盛矿业发布公告,称受缅甸及中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集团于缅甸及中国的营运矿场于中国新年假期后继续暂停营运,其他矿企生产并未受到影响。但疫情引起的运输受阻,可能会影响与海外矿山矿石交付能力。力拓2月12日表示,蒙古当局为应对新冠病毒传播,该国政府已关闭了与中国毗邻四个口岸的煤炭运输,其旗下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向中国的铜精矿运输也受到影响。我国在蒙古投资的十余个矿产项目可能也会受此防疫措施影响。

生产方面,疫情对我国海外矿山的建设和运营影响较小,大体可以保证平稳生产。但疫情引起的运输受阻使我国下游贸易商和冶炼商面临采购合同违约风险。随着我国对疫情控制得当,PHEIC有望提前解除,航运限制将有所好转。

(三)需求端影响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矿产资源产量国、第一大矿产资源消费国,中国因素是国际矿业的“晴雨表”。疫情持续蔓延对短期需求影响将远大于供给端,短期内疫情将抑制中国经济增速,进而导致矿业需求下降,投资收益下降。

01、直接需求

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调研结果,有色金属的下游冶炼企业减产压力增大,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受物流运输的不利影响,铜、铝、铅、锌冶炼企业产品库存与在途库存,普遍是往年的两倍以上。原料运输吃紧,已经导致山东、山西、河南、广西、贵州、云南的氧化铝生产企业开始减产压产,截至2月4日,确定压减氧化铝产能150万吨,占运行产能的约2%。另一方面,副产硫酸存在胀库威胁,冶炼企业减产压力加大。硫酸是铜、铅、锌冶炼的主要副产品,既受运输半径限制,又属危险化学品,需要危化品专用车辆运输。一旦不能及时运出,冶炼厂库容能力不足势必导致冶炼企业被迫压产减产。冶炼企业的减产将导致有色产品消费的推迟。

02、终端需求

有色金属的终端需求分布广泛,其中铜铝涉及地产、基建、电力电缆、汽车、家电等产业,锌铅涉及镀锌和铅酸电池(汽车启停占大部分比例)产业,此次疫情对有色金属各个终端需求行业的复工速度形成拖累。

房地产方面,受疫情影响直接相关行业居民收入下降则会影响今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金额,全年房地产相关数据大概率会出现下降。

基建方面,基建作为经济的“对冲器”,尤其是经济下行的时期,2020年预计对经济的托底作用更为明显。2020年是中国十三五计划的最后一年也是收官之年,面对内部经济下行压力和外部经济的不确定性,加之疫情将对经济带来更多不明朗因素,预计国家将在2020年加大逆周期调节,且在疫情的影响下,基建加码力度更大。

电力投资方面,即使排除疫情影响,国家电网也将继续缩减电网投资,在1月10日召开的国家电网工作会议上,国家电网将2020年电网投资计划定在4080亿元,这一投资同比下降8.8%。电网投资下降将直接对有色金属消费产生较大影响,电力作为铜铝重要的终端消费市场分别占比45%和10%。

汽车方面,受疫情影响更为严重。一方面疫情影响严重依赖中国的全球汽车供应链,全球80%以上的汽车零部件和中国制造相关。受疫情影响,中国汽车零部件企业推迟开工、人员隔离、物流停滞,汽车供应链产生的问题正在全球蔓延。菲亚特克莱斯勒(FCA)2月15日表示,其在塞尔维亚的工厂因零部件短缺已暂时停产,这是欧洲制造商首次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不得不停止生产的案例。另一方面,湖北地区是我国汽车重要生产地之一,受疫情影响面临减产问题。美国零部件供应商安波首席财务官预测,中国汽车产量第一季度的产量将减少15%,全年将下滑3%。

家电方面,企业面临产能、销售等多个难题。广东、江苏、浙江三省为家电制造业聚集地,湖北武汉又聚集了大量光电企业,停工会影响到一些家电品类的生产节奏,在短期内可能会存在产能不足的情况。奥维云网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周至第五周的线下零售额规模出现大幅下滑。

除基建外,房地产开工和销售、电力投资速度、汽车和家电需求恢复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湖北地区是我国空调和汽车的重要生产地之一,由于有色终端制造业中建筑、电力、空调、汽车占比较大,因此,对有色品种终端消费短期影响加大。

03、具体金属需求

黄金需求短期下降明显,但后疫情时期反弹明显。中国对金饰的需求量占全球的30%,需求量仅次于印度。此外,由于中国的人口和经济体量,黄金的投资需求、央行储备及其他需求量占全球总需求量的比重也是非常可观的。此次疫情由于我国反应迅速,防控措施到位,有效控制了疫情的蔓延,疫情对黄金的需求影响主要体现在黄金饰品上。中国的金饰销售存在明显的季节性,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是销售旺季,到第二季度逐步过渡到淡季。为防控疫情蔓延,各大黄金零售实体均采取闭店防控措施,此次疫情又恰逢传统上农历新年的销售旺季,金饰的销售量大幅下降。据研究公司Metals Focus估算我国2019年黄金饰品销售下降7%,在没有疫情影响下2020年我国黄金饰品销售将会下降6%。鉴于此次疫情影响,这一下降比率将会进一步增大。当前疫情期间,我国避免人与人接触,黄金饰品店面暂时闭店导致销售量下降,但人们的购买力依然强劲,因此此次疫情对黄金饰品的销售也会有类似非典时期的发展规律,即疫情结束后,黄金饰品需求将会出现明显反弹。

短期内全球铜矿石供需平衡将被打破。铜矿中下游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铜冶炼和铜加工,受疫情延期复工复产影响,铜冶炼和铜加工基本属于停工停产的状态,加之海运也受疫情影响停运很多航班,阻碍了铜矿石的运输,从而铜矿石进口数量出现明显下滑,短期内会打乱全球铜矿石供需平衡的局面。中国铜矿石需求量的减少不会导致矿山胀库的风险。一方面,铜矿石属于比较稀缺的矿石资源,在所有基本金属品种中,铜矿项目投建周期最长(通常为5-8年),开采量有限,面对日益增长的需求,铜矿产业总体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另一方面,中国对铜矿石的需求减少只是暂时的,疫情结束,铜冶炼和铜加工产业逐渐正常运行,对铜矿石的需求也会逐步回到正常水平。

短期内锌需求下降。锌矿下游产业主要包括锌冶炼行业和锌深加工行业。锌矿的下游产业特征与铜矿的下游产业特征非常相似,在疫情期间,锌矿的下游产业也受到短期的停工停产的影响,对锌矿的需求量也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但锌矿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供不应求的格局,我国短期内对锌矿需求的下降不太可能打破锌矿全球的供需平衡。根据锌矿的终端产业如房地产、交通运输和汽车发展趋势,即使在没有疫情影响情况下,2020年三个行业增速也将放缓,对锌矿的需求也随之放缓。受疫情影响,房地产、交通运输和汽车在原发展趋势基础上将加重增速下降的幅度,从而对锌矿的需求增长带来一定压力。

四、投资建议

矿业投资和经营周期长,时间跨度大,短则三五年,长则数十年。疫情对矿业投资只是短期影响,矿产投资决策还应对取决于投资期内投资产品的市场需求、价格趋势和项目国的政治局势等影响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兼顾矿物资源短期和长期价值,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资风险。在短期内,如果矿物资源价格偏低,将影响投资企业融资可得性及融资规模,若忽视矿物资源长期需求的研判,则会造成对长期投资效益把握不够,面临较大的投资风险。

(一)投资时机

纵观我国矿业海外投资失败案列,不少问题集中在对行业周期把握不足,投资时点处于市场高位,在市场下行后亏损严重。以中铝收购力拓为例,2008年2月,铝价处于历史高位,中铝联合镁铝以总价140.5亿美元收购力拓12%的股份,成为力拓最大的单一股东。收购完成后,铝价遭遇断崖式暴跌,伴随着力拓股价暴跌,中铝投资最多浮亏超过80%。

当前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地缘政治紧张、政策不确定性因素影响加剧,全球经济增长面临偏向下行风险。IMF近日发布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全球经济增速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为3.3%和3.4%,相较2019年10月的预测分别下调了0.1和0.2个百分点。对于国际矿业市场来说,受经济下行影响,一些优质矿业项目可能会被出售。当前形势下,矿业企业“走出去”投资并购在建和在产矿山,在时间和经济成本上都更划算。这将是中国矿业海外投资并购的机遇期。

(二)投资区域选择

据《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统计,矿业是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的支柱性产业,刚果(金)、赤道几内亚、安哥拉、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秘鲁等20多个国家矿业产值与GDP之比超过了20%,这些国家正在大力发展矿业,推动下游冶炼产业发展,随着各国政府意识到国家监管机制对于吸引新投资的重要性,一些非洲国家的矿业和金属行业的监管环境正在改善。鉴于非洲地区工业化程度较低,绿地投资可以增加东道国的就业人员,并提髙其生产力的发展,有助于我国矿业公司在项目国提升话语权。

(三)矿产资源的选择

未来我国重点发展的十大重点领域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业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

其中,新能源汽车、电力设备和高新技术制造,将进一步推动铜、铝、稀土消费。诺奖得主吉野彰表示,未来十年,锂电仍将主导电池产业,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发展将会对锂离子电池的应用前景带来“无法想象”的变革。因此我们认为铜、铝、稀土和锂具有较大投资机会。

受特斯拉电池路线切换影响,短期内钴受到利空冲击,但特斯拉选择LFP(磷酸铁锂)电池更多是从经营成本考虑,不代表三元电池将被淘汰。从能量密度角度分析,在现有材料体系的大框架下,LFP电池能量密度达到300Wh/kg的希望比较迷茫,相对来说,三元技术路线则较有希望。三元锂电池中钴比例只会逐步趋于减少,但不会被完全替代。钴、镍作为三元材料中不可或缺的成分,虽然存在技术替代风险,但未来几年三元材料需求有望出现爆发式增长。因此,我们认为钴、镍是投资机会与风险并存的矿产。

我国铅下游消费85%都集中在铅酸蓄电池,铅酸蓄电池广泛应用于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领域。根据我国相关管理部门对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的技术规定:在外观结构上加以施展的设计空间给全部堵死,逼迫整车企业为了提高电动自行车的行驶里程不得不放弃铅酸电池,采用锂电池。基于铅酸电池被锂电池部分替代的趋势,我们认为铅投资机会较小。

来源:缅甸矿产网


联系我们

Tel:010-64465066

Fax:010-64466368

Email:info@chinamining-expo.org

Web:www. chinagoldtech.com

关注我们

更多展会推荐

Copyright 2017 2017中国国际黄金矿业技术高峰论坛组委会 京ICP备14009672号